主页
|
|
|
|
最新提示:
 酒店预订年夜饭升温  12-27  “同喜同乐”拉祜扩节  12-04  勐海森林公安查获境外走私动物  12-04  走基层:花腰傣群众欢度“鸟头节”  12-04  岁末影片精彩来袭  11-26
   热点文章
  法规文件
  常务会议
  央网推荐
  亚搏娱乐
主页 > 法规文件 > 文章内容
我与西双版纳:农垦人眼中不断变化的西双版纳
时间:2020-01-23 13:42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admin 点击:

在很多垦区建设者的眼里,这些年来西双版纳发生了太多的改变。东风农场84岁的老知青蔡骏,现在就时常背着自己的小DV机到处去采风。在他的印象和记忆中,50多前的西双版纳跟现在相比,简直就是两个世界。
蔡 俊:这是我家老伴,他们在开荒,他们在挖地的时候照的,这些照片都是原来一些老的,这个也是我们那个队,那个生产队,有一天集队在一起照的像。
1958年,为响应当时“知识青年到农村去”的号召,29岁的蔡骏带着自己的妻子从云南曲靖市宣威县来到了西双版纳。
蔡 俊: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,到山谷里面,知青都是十五六岁,十七八岁的小姑娘、小伙子,一天就是盖茅草房先住,生活非常艰苦,菜没有,油没有,煮点大米供应,有时候没有路食物还拉不进去。当时蛇这些都有,豹子老虎。
在蔡骏老人的记忆里,当时的西双版纳还真是一个蛮荒之地,安排他们来开垦的那个地方,如果实在要用词语来形容,那也只能用“荒山”这样的词。都说农村是个广阔的天地,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。可当蔡俊亲身目睹了眼前的这一切时,想回家的冲动不止一次地涌上心头。虽说十分想家,但是蔡骏和当时一起来的256位知青最终服从了组织的安排,克服重重困难,投身到开荒生产当中。
蔡 俊:小虫子密密麻麻的,那个蚂蝗走到哪里,脚上都爬着上来,特别艰苦。准备砍竹子,打草编不会打,傣族教我们的,以后我们建了一个竹编墙,竹板草房,这个搞的差不多了一、二十天。我们开荒斩坝,当时没有事情,砍了坝以后,烧掉,烧了以后,挖下种旱稻,当时生活很艰苦,我们吃米都到景洪去挑,拿牛车去拉。
不过,当时他们面临的不只是生活环境的艰苦,交流障碍也是他们必过的一道坎儿。
蔡 俊:语言不通,只有学习,我们住在寨子里面的时候,我就跟他们学,这个叫什么,白菜叫什么,他说“帕噶”,我就记一个“帕噶”,葱是什么,“或匡”,他们说什么我记什么,傣族说的音,我给它用汉字记,慢慢的我也会了一些傣话。
沧海桑田,岁月变迁。昔日的茅草屋如今成为了一栋一栋的小区,坑坑洼洼的道路也变成了笔直的柏油路,昔日的小垦区变成了现在人员集中的农场。农场每前进一步,都浸透着他们这些创业者、改革者和建设者的心血。如今,东风农场已经成为我州不可或缺的橡胶生产基地。
60年的奋斗,60年的风雨征程。苦也好,累也好,蔡骏觉得这一切都很值得。
蔡 俊:吃的也有,穿的也有,生活改善了,不愁什么东西,无怨无悔。
蔡俊写了一首诗,献给西双版纳建州60周年,献给所有像他一样扎根西双版纳的建设者们。
蔡 俊:三十年前,扎根边疆。改革开放,明确方向。经济收入,不断增长。尊老爱幼,团结奋斗,齐奔小康。




(责任编辑:admin)